公司新闻

盘点|美国惊爆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名校“开后门”已成心照不宣“传统”?

3434

近日,一名中国家长花650万美元为自己女儿“买”到斯坦福大学录取资格的新闻惊呆众人。在吃瓜群众们感慨“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的同时,这则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揭露了背后更多的黑暗面。

本案中负责将这些富豪子女送进名校的核心人物名叫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

根据辛格的说法,传统的美国大学有两种入学方式,一种是所谓前门,即硬碰硬的考试、竞争,这要靠学生自己。另一种是所谓后门,即公开的、对学校的巨额捐助,例如捐助上千万美元,或为学校捐赠一栋“教学楼”。

而辛格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

“有一道正门是学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后门是学校的募捐系统,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大学。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证。”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德修维茨则称,他认为这起丑闻所暴露出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我要提醒大家,这起丑闻并没有涉及美国最最富有的人,他们可以直接给大学捐楼,给学校捐上亿美元的捐款,这些人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上名校。这起案件涉及的是相对比较富有的人,这些人可能没有足够的钱去捐楼给大学,但是却可以花五六百万美元去运作。”

甚至不少名校学生也表示,这样的事情并不新鲜,有钱人花钱进名校的事情一直都存在。

史上最大招生贿赂案

2019年3月12日,美国司法部披露了号称美国大学“史上最大的招生舞弊案”,共50名涉案人员被起诉,包括2名SAT和ACT(两者俗称“美国高考”)考试管理人员、1名监考人员、1名大学行政人员、3名机构组织者、9名大学体育教练和33名家长。

这些涉案家长中有好莱坞明星——因出演《绝望的主妇》而获艾美奖的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以及另一个明星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私人股权投资家TPG增长基金的创始人比尔·麦克格拉山(Bill McGlashan)以及华尔街知名律师戈登·卡普兰(Gordon Caplan)等等,涉案学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Stanford)、南加州大学(USC)、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SLA)等诸多名校,涉案家长则总共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贿款。

其中部分家长通过辛格创办的升学中介机构The Key World Foundation聘请替考人员冒名顶替子女考SAT和ACT,甚至安排被买通的考官“关照”考生,给考生塞答案或替换考卷。

也有人买通大学的招生教练,把自己没有任何体育经验的子女包装成假“体育特长生”。

此后,更多案情曝光,有报道称一个中国富豪家庭也卷入该案。据传,国内上市公司步长制药(603858.sh)董事长赵涛贿赂了650万美金以让其女进入斯坦福大学,该涉事学生目前已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这并非美国名校第一次被曝出招生受贿之事。

2016年10月14日,路透社报道称,有一家中国教育公司向多所美国顶尖大学招生人员提供补贴或现金,以帮助学员申请美国学校。

路透社称,上海狄邦教育管理集团(Dipont Education Management Group,简称狄邦) 每年7月在上海开办为期8天录取培训课程,有数百名中国学生报名,课程内容为美国招生人员们向学生介绍学校如何录取,并指导他们如何写一份合格的论文及如何面试。

在过去三年,狄邦给美国的招生人员提供了两种酬劳:1,商务舱机票;2,经济舱机票外加现金“酬金”。在过去两年,每位招生人员的酬劳为4500美元;去年,招生人员则是收现金,用100美元面值的美金支付。

在路透社整理的高校名单中,卡尔顿学院(Carleton College),汉密尔顿学院( Hamilton College),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等共21所高校被涉及。

报道称狄邦存在造假行为。接受采访的8名狄邦前员工中有6名表示,狄邦的员工会为学生代写申请论文。一位前员工说,自己曾篡改老师为学生写的推荐信;还有前员工表示,有位学生拿到了自己的高中成绩单,并抹去了成绩不好的科目。

此后,狄邦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回应称:

“整篇报道采取预设立场,无视数十位美国大学招生官和教育人士的正面回应,仅凭几名狄邦前员工的片面言论,并且对狄邦高管的采访断章取义、虚构情节,将中美教育界人士的正常互访交流歪曲为狄邦与美国大学招生官之间的不正当交易,企图将这种莫须有的‘腐败’与中国公立教育系统和美国知名大学进行关联,制造美国大学已经被中国教育机构所侵蚀这样荒唐但颇具轰动效应的新闻,达到其哗众取宠、抹黑中国基础教育的目的。”

参加过该项目的大学招生官认为,这一做法并无不妥,狄邦的学生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范德堡大学的招生负责人Douglas Christiansen表示,“培训课只是和学生交流了真实申请材料的重要性。”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主席Louis Hirsh表示,美国的招生人员会为招收美国学生而走访美国高中,并且允许收取路费,但不允许收受现金。但对于国际学生,这一规定并不适用。

招生中的“合法捐赠”与政治背景

此前,丹尼尔·戈尔登(Daniel Golden)曾爆料,新泽西州房地产开发商查尔斯·库什纳(Charles Kushner)在其子贾里德被哈佛大学录取前承诺向该校捐款250万美元。

戈尔登采访了贾里德所在高中的管理人员,后者称还记得贾里德是个平庸的学生。

库什纳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则称,查尔斯的捐赠和其子被录取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2011年,英国知名学府——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因接受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之子赛义夫基金会的捐款而受到抨击。据悉,卡扎菲的次子赛义夫曾于2002至2008年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最后获得了博士学位。

英国高级法官哈里·沃夫勋爵在自己的报告中引用了大量学校教师的评价,称赛义夫在校期间的学习成绩很差,根本无法毕业,而他最后取得博士学位,可能是靠巨额捐款“买”来的。

被指与卡扎菲家族有关联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长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爵士此后辞去院长职务。在他的辞职信中,他承认个人犯了错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声誉受到损害,他必须为学校的声誉负责。

伊利诺斯大学也被指控招收有政治关系的学生,而不是更有资格入学的优秀学生。

该校被曝光有一个“影响力名单”,背后有“靠山”的学生往往比其他人更容易被录取。该校前招生副主任蒙托亚(Abel Montoya)在作证时表示,跟有权有势人士有关系的申请人的文件将被标记上红条纹,在该校每年收到的2.5万多份申请中,可能有150多份带有红条纹的申请。

《芝加哥论坛报》也报道称,官员、富豪和关系户子女皆纳入该名单之列。以2008—2009学年为例,进入“影子名单”的学生中有77%被录取,而全校的申请录取率是69%,这些特殊学生的考试成绩和排名都低于均值。

这一丑闻导致该校校长约瑟夫·怀特(Joseph B. White)辞职。他否认自己偏爱有政治影响力的申请人。

美国《华尔街日报》芝加哥分社副社长戈尔登也曾形象地说,美国中学生SAT考试满分是1600分,而有背景的至少抵得上300分。哈佛、普林斯顿和布朗等所谓“常青藤”名校也不例外。

比如,美国总统布什的侄女劳伦尽管SAT成绩低于普林斯顿大学入学标准却仍被录取;前副总统戈尔的两个儿子成绩平平,但分别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好莱坞女星简·芳达向布朗大学捐款75万美元,她女儿万妮莎就被“无条件录取”。

偏袒“自己人”?

有钱家长们不止会向名校捐款以换取子女们的入学机会,有时学校本身也会对校友或其他有钱有势人士的子女表示出好感。

哈佛大学就曾被指控在招生时偏袒校友的子女。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2014年至2019年的哈佛学生中,每年约有50至60名“Z名单”(Z-list)上的学生被录取,但需要推迟一年入学。

在一起针对哈佛大学的诉讼中,原告表示,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都是“校友子女”,即他们的父母曾就读于哈佛大学。若非如此,他们可能根本无法被哈佛录取。

2010年发表在Harvard Crimson上的一篇文章称,在接受采访的28名Z名单上的学生中,有18人的父母曾就读于哈佛大学,24人没有接受过哈佛大学的经济资助(据报道,大约70%的哈佛学生都获得了助学金)。

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教育再设计实验室(Education Redesign Lab)的负责人雷维尔称:“在哈佛,我们录取的学生中有14%是校友子女。这是一种特权。”

哈佛大学的招生人员则表示,Z名单并不是录取校友子女的一种方式。

招生歧视

2014年,著名常春藤学校哈佛大学被非营利机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告上法庭。四年来,波士顿联邦法院多次举办听证会,“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和哈佛大学前前后后也交换了超过九万份文件。

“学生公平入学组织”指控哈佛大学招生过程不够公开透明。根据提交的报告,在哈佛大学的招生录取过程中,由40人组成的哈佛大学招生委员会就课业成绩、课外活动、体育特长和个人特质四项给申请人单项打分,并且另外再打一个综合分数。

其中,在个人特质一栏中,招生委员会对报考学生的个人魅力、勇气和善良等“特质”打分,亚裔学生得到的分数远远低于其他族裔。亚裔学生申请者被描述成“标准性强”,也就是缺少特色。

据报道,原告方列举了哈佛大学2013年一份内部报告称,哈佛大学早就知道亚裔学生在录取过程中遭遇不公平对待。

那份报告显示,如果正常评估亚裔学生的课业成绩,再加上课外活动、家族成员是哈佛毕业生等加分项,亚裔学生在录取新生中的比例应该达到26%。

哈佛大学否认这一指控,称为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学校有权将肤色作为招生时的一项考量因素,"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公平与否?

富人花钱为自己的子女买学历,是否公平?在美国名校大多属于私立、没有国家财政资助只能以私人捐助为收入来源的背景下,有不少人认为,录取一位有背景的学生所获得的巨额捐赠资金可以增加学校的教育资源,让更多优秀的平民孩子入学,无可厚非。

而近年来美国顶尖大学持续下降的招生录取率也可能是“帮凶”之一。就斯坦福大学而言,该校已经连续五年成为全美录取率最低的大学。2018年斯坦福在47450名申请者中只录取了2040名秋季入学本科生,录取率4.29%创历史新低。

哈佛大学的雷维尔(Reville)对近日的“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表示忧虑,他称,这起丑闻揭示了“一直存在的一种根深蒂固的特权”。

“有优势的人总是能找到一种方法来进一步造福他们的孩子,”Reville说,“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玩弄这个系统,拥有大量社会资本和优势的人总是知道这一点,并尽其所能。”

Reville担心最近关于大学录取过程中不平等现象的大量报道会对未来的大学生产生持久的不利影响。

他说:“我们向渴望上大学的年轻人传达的信息可能是整件事情中最糟糕的一部分,我们正在让他们认为作弊没什么大不了的。”

相关深度报告 REPORTS

2019-2024年中国网络教育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2019-2024年中国网络教育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随着网络教育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大型网络教育企业间并购整合与资本运作日趋频繁,国内优秀的网络教育企业愈来愈重视对行业市场的研究,特别是对当前市场环境和发展趋势...

查看详情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